白山出版社
  《中國1946》
  談判開始
  一場大戰剛剛結束,美英蘇等國都不希望這個東方大國再來一場內戰,國內更是人心所向,蔣介石也不能不有所忌憚。在他眼裡,共產黨專挑美國人愛聽的講,一提起“民主”、“自由”,美國人就指責他“一黨專政”。這回談唄,嘴巴子上的東西,也讓美國人討厭討厭共產黨。
  9月上旬,張治中曾密告胡宗南:“領袖密示,目前與姦黨談判,乃系窺測其要求與目的,以延時間,緩和國際視線,俾國軍抓緊時機,迅速收復淪陷區中心城市,待國軍控制所有戰略據點及交通線,將寇軍完全受降後,再以有利優越軍事形勢(和)姦黨作具體談判,假如不能在軍令政令統一下屈服,即以土匪清剿之。”
  與“姦黨”甚至“土匪”談判,能談出什麼呢?
  談是必須的。戰爭與和平的開關,都在中國最有力量的人物手中。一個成熟的無懈可擊的政治家,就是要把“和平”唱到按下戰爭開關的那一瞬間,而在那一瞬間之後,則應唱得更響。
  1946年1月12日,國民黨談判代表邵力子,在政治協商會議第三次會議上的報告《政府與中共代表會談經過》中說:“毛先生來到重慶以後,蔣主席和毛先生有幾次談話,談得很坦白,要說的話全都說了,我們的會談就本著這種精神來進行的。”
  8月29日,即毛澤東抵渝第二天,蔣介石提出國共談判三原則:
  (一)不得於現在政府法統之外來談改組政府問題;
  (二)不得分期或局部解決,必須現時整個解決一切問題;
  (三)歸結於政令、軍令之統一,一切問題必須以此為中心。
  9月2日上午,毛澤東在與國民黨談判代表王世傑商談時,提出八條原則性意見:
  一、在國共兩黨談判有結果時,應召開有各黨派和無黨派人士代表參加的政治會議;
  二、在國民大會問題上,如國民黨堅持舊代表有效,中共將不能與國民黨成立協議;
  三、應給人民以一般民主國家人民在平時所享有之自由,現行法律當依此原則予以廢止或修正;
  四、應予各黨派以合法地位;
  五、應釋放一切政治犯,併列入共同聲明中;
  六、應承認解放軍及一切收復區內的民選政權;
  七、中共軍隊須改編為四十八個師,併在北平成立行營和政治委員會,由中共將領主持,負責指揮魯、蘇、冀、察、熱、綏等地方之軍隊;
  八、中共應參加分區受降。
  3日,周恩來、王若飛同張群、張治中、邵力子進行商談,並將中共擬訂的談判方案交給對方,其要點如下:
  一、確定和平建國方針,以和平、團結、民主為統一的基礎,實行民國十三年(國民黨第一次代表大會)宣言中的三民主義;二、擁護蔣介石的領導地位;三、承認各黨派合法平等地位並長期合作和平建國;四、承認解放區政權和抗日部隊;五、嚴懲漢姦,解散偽軍;六、重劃受降地區,中共應參加受降工作;七、停止一切武裝衝突,令各部隊暫留原地待命;八、結束黨治過程中,迅速採取必要措施,實行政治民主化、軍隊國家化、黨派平等合作;九、政治民主化;十、軍隊國家化;十一、黨派平等合作。
  《侶行》
  張昕宇 著
  江蘇文藝出版社
  張正隆 著
  命懸一線的降落
  接下來一路,是在惴惴不安中度過的。大家沒怎麼說話,不好的心理暗示已經產生了,未知的事情容易讓人緊張。我拍了拍梁紅的背,偷偷摸了摸套在裡面的防彈衣,這會兒它也沒法給我們安全感。
  是天堂是地獄我們都來了,開弓沒有回頭箭,要出事兒哭都沒用,索馬裡最不相信的就是眼淚。我這麼安慰著同伴,也力求讓自己鎮定。
  在飛越亞丁灣上空的時候,我還特意拿出望遠鏡向下看去,希望能找到海盜船的蹤跡。當然,我看到的只有茫茫雲層。東非的藍天和白雲,遮掩著下麵的危機和混亂。
  沒多久,飛機廣播,要準備降落,讓大家扶穩坐好。那兩個本地人此刻的動作和表情,讓整個機艙里的空氣瞬間又凝結了起來:他們停止了所有的動作,安靜下來,雙手緊緊地握在胸前,一臉焦急地祈禱著。
  又一盆冷水潑下來,大家又陷入了不安的沉默。
  太壓抑了,我有點兒坐不住,溜到駕駛艙去瞅了一眼。只見駕駛員滿頭大汗,全神貫註地看著前方,還不停地抽手擦汗。我順著他的視線看過去,立馬懵了:前面就是機場——更像是一個操場,周圍是用鐵絲串聯起來一些斷牆,如果同時來兩架飛機可能一架還得在天上候著排隊,遇到一架滑翔距離長一點兒的飛機,鐵定撞出去。更要命的是,地面沒有任何安全措施,跑道燈、塔臺等,對不起,全部沒有。伏爾盲降、導航什麼的就更別提了,沒有,總之就是什麼都沒有!
  能不能平安降落,那純粹看飛行員的本事。這下我理解那倆本地人為何在緊張地祈禱了,我此時也是滿頭大汗。
  命懸一線——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地感受到,這個成語的意思。
  飛機著地的那一剎那,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,甚至開始雀躍相擁,擊掌歡慶。駕駛員則掏出一根香煙,點上猛吸了幾口,然後不知道在哪兒摸出一瓶酒,對我做了個舉杯的姿勢。咱的命算是撿回來了,我報以感謝和誇贊的微笑。
  為一次成功的降落,而如此誇張地慶祝,我確實是第一次見。那個回家的女乘客,興奮地擁抱了梁紅。梁紅沒有看到我所見的凶險,有些不解地問了一句:“Why?”
  “難道你們不覺得高興嗎?第一我們沒有被擊落,第二我們沒有墜毀,這是一件多麼值得高興的事情啊。”
  所有人都愣住了,接著臉上是如釋重負的笑意。合著對每一個坐飛機來摩加迪沙的人來說,都是只有三分之一的存活幾率啊!
  那麼此刻,我們都是幸運的。
  我們的前面,是一架飛機的殘骸。它應該是那不幸的三分之二,降落的時候墜毀了,殘骸也沒人清理,就扔在機場里。
  責編 周紹雲美編 刁曉玲  (原標題:連載)
創作者介紹

林依晨

db10dbpse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